南京新风

当前位置:首页 > 主题 > “以文话廉”征文

再说廉
来 源:   作 者:   发布时间:2017-07-27  阅读次数:

  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殷连平 

  ——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 中通外直, 不蔓不枝, 香远益清, 亭亭净植,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理学鼻祖周敦颐的一篇《爱莲说》曾道尽了洁身自好、正直磊落的君子气度。今天,我们就拿这一篇举世佳作作为引子,来聊一聊“廉”字。 

  “莲”者,“廉”也。法家韩非之言,所谓廉者,必生死之命也,轻恬资财也。 

  可凡人终究只是凡人,又有多少能真正摒弃富贵,生死看淡者。反正我是不能的。如果现在谁给了我一张中奖的彩票,我怕是会高兴得飘飘乎不知所以然;若是有人想抢我手里的这张彩票,我定也会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地同他拼命。 

  连太史公司马迁也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可见庸人之道,不过如此。古往今来,曾经又有多少个喊出过张载那句,“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读书人,也渐渐在官场中迷失了那颗原本的赤子之心。 

  但,所幸的是,总也有一些“老顽固”,或出世,或入世,或传道,或讲学,最终站在了圣贤二字之上,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莲者”的传奇。从他们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短暂地抽离这浮夸喧哗的嘈杂现世,去领悟一二更令人钦佩的精神领域。 

  第一个要说的,便是同周敦颐渊源颇深的朱熹。这个集理学之大成的南宋理学家倡导着万物不息,格物致知的道理。所谓“格物致知”,具体内容是“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事故。”就像我们可从莲花之中学到廉洁,从青竹之中学到正直,从寒梅之中学到傲骨。朱熹认为天地万物皆有其理,只要领悟了,便能心如明镜。 

  就如同儿时烂熟于心的那一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借水之清澈,喻心之澄明,源头活水乃圣贤之书,自书中方能勤拭尘埃,滤去杂质,持“莲”之长久。 

  说到底,朱熹主张的是“知先行后”,其实就是指儒家的个人道德修养和实践。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顺序不可逆。放到今天来说,大约是同基督教的人性本恶论有些相似。 

  就如同亚当夏娃偷食禁果,从而有了原罪。因为天性之恶,所以人要通过读书认字来明理识道。只有先知道了道理,懂得了分辨善恶,才能警身克己,达到一个“廉洁”、“正直”的君子标准。 

  但是就在几百年后的明朝,另一个名为王守仁的奇才,打破了这个约定俗成的理学。就在他“格竹子”格了三天三夜,除了头昏眼花却一无所获后,他才发现,他需要另辟蹊径。 

  一次仗义执言后的牵连和追杀,一场命中注定的龙场悟道,让王阳明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心学”,并靠着这种学说剿悍匪,平叛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救百姓于水火的奇迹。 

  历史上文人用兵如神者不多,王阳明算是到了极致的一个。他真正做到了张载的那一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廉”字,他自是当之无愧。那么,他又是如何维持这种君子之气的呢? 

  王阳明认为,所谓“莲”,就在每个人的心中。人生来知“廉”,礼义在心,大约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性本善论”。而作为一个凡人,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格物致知,而是存天理灭人欲,且要达到知行合一的地步。 

  知行合一的“知”,并不是指知道,而是指“良知”。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这是自然规律,属于天理;而为了享受非要天天吃海参鲍鱼,喝美酒佳酿,甚至为了得到这些不择手段,践踏他人,这便是人欲。 

  所以,按照王阳明的思想来说,只要我们懂得存天理而灭人欲,自然就会廉洁公正,心地坦荡了。 

  两家之言论,正好相反,却看来都颇有道理。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跟古人一般非分出个是非对错不可了。无论是朱熹的“格物致知”,还是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无论人性到底生来是善还是恶,我们总归是要往“善”,往“莲”的那一方努力的。 

  就像佛家告诫人们要行善积德,因果相报一样,我们在努力读书,用知识创造出财富和地位的同时,周边的老师、长辈,各方的声音,也总会不时地提醒着我们为人之“本善”,为官之“清廉”。 

  我想,这世上怕是也不会有几个糊涂父母对子女,糊涂上司对下属,教他们如何勾心斗角,处心积虑、不择手段地捞取好处的吧。反倒是久经社会的所谓大人们,越是世事通透,人情练达者,越是不能忘了原本的那一颗赤子之心。 

  毕竟,这世上复杂的永远不是人生的道理,复杂的只是人心罢了。 

  心干净了,又怎能被世俗的淤泥染了心中的“莲”呢。那些艰涩难通的所谓大道理,不瞧也罢。 

  写到这里,又想起刚刚幻想中自己拿到的那一张中了奖彩票,考虑再三,若这彩票中的钱来的不仁不义,那还是让它随风飘散了去吧。 

  庸人,也要有些庸人的骨气不是?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让我们也跟随圣贤的脚步,去追求内心的平静吧。 

          

南京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