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新风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力机关

跟当代名家读中外经典
来 源: 南京日报  作 者:   发布时间:2018-01-23  阅读次数:

 

  历时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大家读大家”丛书第一辑近日出齐。丛书包括叶兆言、李欧梵、张炜、马原等国内一流作家学者撰写的中外文学读书随笔,杰出作家、诗人谈,小说名著和电影改编谈等,以“大家”视角,解读世界经典作家作品魅力。

  历时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大家读大家”丛书第一辑近日出齐。丛书包括叶兆言、李欧梵、张炜、马原等国内一流作家学者撰写的中外文学读书随笔,杰出作家、诗人谈,小说名著和电影改编谈等,以“大家”视角,解读世界经典作家作品魅力。

  作者都是文学领域大家

  “大家读大家”第一辑包括七本:毕飞宇的《小说课》,苏童的《小说是灵魂的逆光》,王家新的《教我灵魂歌唱的大师》,李欧梵的《不必然的对等:文学改编电影》,张炜的《从热烈到温煦》,叶兆言的《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马原的《模仿上帝的小说家》。

  这些作者都是文学领域的大家。

  马原执教于同济大学,在课堂上对中外作家经典的解读,几乎是大学文学教育中的经典“案例”,讲稿出版后深受欢迎。

  哈佛荣休教授李欧梵,因学术的盛名,而使读者忽视了他的小说家散文家身份。李欧梵在文学之外,对电影、音乐艺术均有极高的造诣,其文字表达兼具知性与感性。收录在丛书中的这本书,谈文学与电影,别开生面。

  叶兆言在文坛崭露头角之时,就是公认的学者型作家,即便置于专业人士之中,叶兆言也是饱学之士。叶兆言在解读作家作品时的学养、识见以及始终弥漫着的书卷气令人钦佩。

  王家新既是著名诗人,亦是研究国外诗歌的著名学者,他用论文和诗歌两种形式解读国外诗人,将学识、情怀与诗性融为一体。

  “大家读大家”系列主编丁帆坦言,“我们的信心就在于许多作者都是两栖人物——他们既是理论家,又是艺术家,在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电视……各个艺术门类里都有深厚的人文学养和丰富的创作经验。”

  作品展现大时代风云变幻

  说通俗些,“大家读大家”丛书是关于书的书,一个个有趣的关于书的故事,是个人化的心灵轨迹,更是一个大时代的风云变幻。

  苏童在自己的阅读笔记中说,小说是灵魂的逆光,这句话便成了新书的名字。

  作为一部阅读笔记,《小说是灵魂的逆光》如同苏童的小说作品,非常感性又非常复杂,非常细腻又非常宽广。有他对卡尔维诺、纳博科夫、菲茨杰拉德、辛格、米兰·昆德拉等西方作家的作品阐释,也有对周作人、聂华苓、王安忆、迟子建等本土优秀作家的解读,还有对费里尼的经典电影《八又二分之一》《甜蜜的生活》等的点评,更有对短篇小说的独到见解。

  小说家苏童的阅读重点是小说,诗人王家新的阅读记忆更多的则是诗。

  王家新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教我灵魂歌唱的大师》是他对数位曾深刻影响过自己的诗歌大师的一次整体性评述和回望,如叶芝、奥登、希尼、茨维塔耶娃、阿赫玛托娃、帕斯捷尔纳克、布罗茨基、里尔克等,书名就出自叶芝的诗。

  作为“朦胧诗”后最重要和富有影响力的当代诗人,王家新被视为知识分子写作的代表人物。不懈创作诗歌的同时,也一直坚持对诗学问题进行思考与探讨,北京大学吴晓东教授曾称其以诗歌为核心的全部写作堪称一部“中国诗坛启示录”。

  李欧梵的《不必然的对等:文学改编电影》,则带领读者经由电影来重新认识文学经典。李欧梵说,与文学经典相比,电影常常“后来居上”,成为大众消费媒体,而且和与之相关的新媒体也早已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缺的部分,它虽没有取代文字,却逐渐有凌驾其上之趋势。

  李欧梵将这种回溯式研究,定位在学术和非学术之间,行文尽量不用艰深理论,既通俗又启蒙。这本书更像是一本观影札记,与读者一起从复制品(电影)去重寻文学经典的灵光。

  这些外国作家

  曾经影响了他们

  读文学大家的私人阅读史,就如上一堂“高阶必修课”,因为在他们的阅读随笔中,既能找到小说家的敏锐,也能发现批评家的执着。

  在很多中国作家的笔下,有一个相似的现象,就是他们更愿意书写外国经典作家作品,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写作都曾经或多或少地受到外国作家影响。

  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有些隔膜有些疏远的外国经典,在他们笔下是什么样呢?

  叶兆言的《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是他解读国外经典作家作品的随笔散文集,所谈论的作家既有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也有略萨、奈保尔。让我们从另外一个侧面,了解这位文学大家的阅读与创作经历。

  提到张炜,我们会想起他的《古船》,还有后来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你在高原》。

  他近年的阅读笔记的精选集名为《从热烈到温煦》,透着让人喜欢的温度。全书辑入张炜阅读外国经典作家作品的心得笔记,融入了他对经典作家与作品的分析及思考。文章各有角度和特点,展示出一位文学创作者对历史与现实、对文学与人生的独特领悟。

  同样,作家马原的《模仿上帝的小说家》所谈小说也多为西方经典,如博尔赫斯的《交叉小径的花园》、哈谢克的《好兵帅克》、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霍桑的《红字》、加缪的《局外人》、马尔克斯的《六点钟来的女人》、纳博科夫的《黑暗中的笑声》等,散发出马原式的独特解读魅力。

  关于阅读,奥尔罕·帕慕克说:“通过认真阅读小说,我在年轻的时候学会了认真对待生活。”村上春树说:“不管多忙,生活多困苦,读书和听音乐,对我来说始终都是不变的巨大喜悦。唯有那喜悦是任何人都无法夺走的。”让我们跟着大家,在阅读中感受独特的滋味和意义。                本报综合

  链接

  第一辑书目:

  毕飞宇:《小说课》

  王家新:《教我灵魂歌唱的大师》

  苏童:《小说是灵魂的逆光》

  李欧梵:《不必然的对等:文学改编电影》

  张炜:《从热烈到温煦》

  叶兆言:《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

  马原:《模仿上帝的小说家》

  听作家说

  王家新:

  一个诗人,不仅是写出了一些好诗的人,也不仅是提供了某些名句的人,还是为他那个时代带来了某种美学气质和精神性的人,或者说,是一个能够在贫乏的年代为我们拓展出诗的精神向度的人。

  叶兆言:

  写作行为永远是孤独的,永远被人误解。稿费制度对文学繁荣是刺激,同时也是场灾难。写作行为应该是人生的一种需要,是人的生命的一部分。小说家必须“天天面对永恒的东西,或面对缺乏永恒的状况”。

  张炜:

  这是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寂寞着、激动着、热爱着的一个人。一个比他更年轻的诗人收到他那著名的十封信之后写到:“一个伟大的人、旷百世而一遇的人说话的地方,小人物必须沉默。”是的,我们都是一些应该沉默的人。

  李欧梵:

  我写这本书,有一个潜在的目的,姑且称之为“后启蒙”:经由现今来重新认识过去,也经过电影来重新认识文学,特别是中外文学的经典。……电影,我认为现今已是经由电影来重新认识文学经典的时候了。

南京新风